海量资讯 定时更新

安徽商网新闻动态,为您提供最前沿、最专业的公司及行业技术资讯和技术分析。

走上“云端”:把握数字时代机遇,企业如何实现数字化转型?

发布时间:2022-10-31 08:52:14来源:经济观察报 浏览次数:75

在当下,全球数字经济蓬勃发展,中国数字经济规模持续扩大。根据2022年1月12日国务院出台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我国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将由2020年7.8%增加至2025年的10%,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未来长效发展的主线。数字化浪潮下,中国企业步入发展快车道,面临不确定的未来,应该何去何从?

2022年10月25日,由《经济观察报》主办的2022数字创新论坛直播正式上线。本次论坛主题为“乘云而上探路新增长”。五位致力于数字化战略发展的专家和企业嘉宾,从宏观、生态,包括具体企业最佳实践经验的角度,解读数字时代新机遇与挑战,给出了专属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新答案。

数字化浪潮势不可挡

在本次直播的开场环节,《经济观察报》副总编辑陈哲作为本次会议主持人介绍了本次论坛活动的时代背景。陈哲介绍道:“据2022上半年中国数字经济形势分析报告,在整个上半年数字经济在整个经济发展当中的拉动引擎效果是非常显著的。在投资端,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投资同比增长了19.9%,高于整个固定资产投资13.8个百分点。消费端全国网上零售额达到6.3万亿,同比增长3.1%。可以说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拉动引擎,在整个不确定的经济形势中这是非常确定的趋势。”

结合数字经济的现状,SAP中国战略行业群客户及咨询副总裁徐勐,在开场环节分享了SAP在中国开展业务30年以来三个不同阶段的思考。作为有志成为中国企业信息化赋能者的外来企业,SAP见证了中国企业从改革开放到加入WTO再到今天数字时代走上数字化转型的三个时期。徐勐介绍道:“当下,新时代对企业管理提出新诉求,而SAP秉承身在中国为中国的理念,不仅做中国经济旁观者,也要做参与者。”

新时代新环境新方向

在当下,中国企业进入到了全新的发展阶段,而企业到底要面临怎样的不确定性,而未来趋势又将企业引向何种方向?本次论坛直播的第二个环节,来自中国社科院信息化中心主任姜奇平先生、SAP徐勐先生、以及IDC副总裁周震刚先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姜奇平认为,结合当下的经济趋势来看,从大的方面来看,应到找到一条使得经济具有韧性的道路。未来中国经济要向服务化方向发展。目前中国工业化任务基本完成,但依旧面临艰巨任务,应走上制造业服务化道路,提升供应链、产业链中的附加值。此外,还应关注生态经济与数字经济的融合。

而SAP徐勐指出,从企业层面来看,自2000年以来,世界500强中的相当一部分企业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在数字经济发展中独占鳌头的企业。当下数字经济给传统企业带来的冲击十分明显。而在新环境中,一部分企业通过数字化转型把原来的销售产品转变为产品和服务,通过数字化平台输出,完成了向服务基础设施的提供商、数字技术服务的提供商的转型,这类企业,或可称之为“新型中国企业”。

IDC周震刚结合了此前SAP与IDC联合发布的新型中国企业报告,他指出,未来企业相较于传统企业,在客户规模、产业链的规模乃至企业基础架构都是不一样的,简单而言,可以分为能力层面、协同层面和战略能力三个方面。同时,在中国的未来企业,要立足中国国情,协同国内战略需要,比如符合国家内外双循环、双碳等政策。总得来说,新型中国企业就是企业未来数字化后发展的新形态。

而不同类别、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如何实现差异化的数字化转型,三位嘉宾给出了不同的意见。

姜奇平认为,企业应当注意到大环境的变化。当下大环境正在转向双边市场,企业从单打独斗转向协同,产业链和价值链取得一种协调。与此同时,传统的做大做强的中国制造正在转向做优,比如,范围经济会取代规模经济成为主导逻辑,降价竞争向提价竞争转变。因此,整个企业信息化转型,要围绕这条主线,朝着品牌化,寻求附加值,在服务业范围内扩张的方向发展。

IDC周震刚则表示,当今的数字化与过去企业常提到IT信息化有着很大的区别。他提到:“信息化当初是刚刚把我们的所有的业务流程,梳理到IT上,而数字化是把企业的整个基因,都根植在IT系统上,这是完全不同的。”而基于十几年的数字调研,IDC认为未来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全链条的,从供应商底层到应用打包,底层架构和上层不可分割,实现整体的业务转型。“只有真正的业务落地,落在数字化平台上,才是我们现在看到未来的方向。”

而徐勐认为,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构建一体化数字化底座是谈一切数字化转型的前提。但在企业刚开始数字化转型进程时,企业的管理者应当先从战略和业务的角度去规划。而数字化转型后的基础平台工作可以更多地留给SAP这样的产品公司或者服务公司。

数字化转型企业“走上云端”

在本次论坛的第三个环节,TCL华星光电和阿特斯集团作为国内数字化转型实践的先驱企业,介绍了自己在具体战略管理中的数字化实践活动。

TCL华星高级副总裁陈盛中先生指出,在当下我国显示产业正处于由大变强的转型机遇期,而如何让企业原有的体系有能力进行资源整合,成为了关键问题。

而TCL作为全球领先的显示企业,在2020年初正式提出了数字化转型战略,利用数字化技术,集成供应链,集成产品开发,智能制造等变革项目重构业务组织价值流,提升组织支撑能力,实现生态链互联互通,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以及应对风险的能力,适应规模化的增长和国际化的运作。陈盛中指出,从企业战略的高度来看,数字化转型主要从三个层面助力TCL发展:强化创新打破垄断、绿色生产低碳转型、高效运营极致成本。

同样的,阿特斯作为光伏行业龙头,近年也迎来了重大的发展机遇。阿特斯集团运营副总裁熊海波先生表示:“碳中和任务给新能源企业提出了新要求,要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实现和西方国家相同或者接近的目标,挑战巨大。”

而熊海波认为,本身数字化变革伴随着企业管理模式,两者相辅相成。他指出:“对于规模化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就像是构建一艘大海上的航空母舰,所有资源、指挥集成化管理。在全球销售网络布局的情况下,打通信息孤岛,通过大数据检测,提高生产效率,即时更新,降低成本。”

阿特斯在数字化战略上选择了“走上云端”。熊海波表示,阿特斯最早于2017年开始“上云”,彼时公司规模快速扩张,需要数字化技术支撑,而建造自己的服务器机房,一方面需要大量一次性的设备与人力投资,另一方面还面临高能耗的问题。“上云”既能节约成本,还能够响应国家碳中和、碳达峰号召。同时,考虑到当下企业包括政府机构面临的网络安全问题,与大型网络公司、云平台供应商实现云服务共享,反而是安全的。

而数字化,也帮助阿特斯在智能制造领域实现经营目标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熊海波举例称:“作为光伏新能源从业者,追踪产品生产的碳排放、碳足迹,计算车间设备电力消耗,哪个时间点消耗得高,哪个时间点消耗得低,大数据分析使得我们的管理更加精细化。”

最后,他指出:“全方位的立体性的打造智能制造平台,让生产制造实现真正的升级转型,让产品成本进一步下降,让我们对电力消耗进一步的下降,也就是说节能减排降耗,是为客户提供物美价廉,服务更好的产品。”

本次论坛尾声,SAP徐勐补充道:“随着我们国内的双碳战略举措的提出,国内很多企业都开始重视碳排放问题,在国外的企业,可能对可持续发展话题更重视,或者要求更严格。传统我们看企业的班子,看企业的业态,看企业的成长性,现在很多银行投资机构要看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看企业的绿色属性。很多企业在搏击海外市场的时候,反过来引发了对可持续发展,以及可持续发展背后的云平台的重视。”

可以预见的,在未来,企业经过数字化重塑,无论是业务形态、生长方式,还是企业文化都将产生巨大的变化。而在探索数字化转型的路上,企业战略、业务齐“上云”,用智能数据武装转型实践,让云技术成为在数字世界里认识企业、管理企业的一种有效方式和工具,或能为企业拓宽新思路。未来答案在何处?或许就在“云端”。

免费开通产品体验功能,在线试用30天!